• 大理资讯网
 
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会

惊悚派对

2020-05-22 20:08:10  来源:大理资讯网

    朱长青大学毕业已经两三年了,在这两三年的时间里,他一直没有找到工作。

    也不是真的找不到,可以聘用他的单位,不是工资太低,就是他不喜欢干的事情,所以,他也一直没有找工作。

    没有固定工作的朱长青成为了一个网络写手,还兼职开着网店,一个月下来,工资也不少,至少吃穿不愁。

    美中不足的是,他的外出时间很少,大部分时间都要坐在电脑前码字,所以,这三年下来,很多的朋友和同学都失去了联系。

    这天,朱长青又坐在电脑前码字,忽然手机铃声响了。

    他以为是编辑在找他催稿,拿起手机一看,居然是个叫李国华的人。

    他想了好半天才想起来,这个李国华是他大学时的室友,不过,只在一起住了半年就退学了,算起来已经有七八年没联系了。

    就在他准备接电话的时候,对方居然将电话挂了。

    他将电话拨过去,总是无法接通,一个下午的时间,他的脑子里全是这件事,连稿子都写不下去了。

    终于,手机又响了,不过,这次不是电话,而是一条信息。

    还是李国华来的,信息的内容很简单,让他去xx酒店参加一个派对。

    这个酒店朱长青没有听说过,于是,他打开百度查了一下,也没有查到。

    难道是个小饭店?也有这种可能,现在很多小饭店的招牌也有些酒店的,毕竟,从称呼上来讲,酒店两个字永远比饭店两个字上档次。

    朱长青看了一下时间,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很是紧迫。

    他连忙收拾了一下,刮了刮胡子,找了一套还算正式的衣服套在了身上,慌慌张张的出门了。

    到了大街上,他猛然间想起来了,那个地方他还真的不知道,看来只能给李国华打一个电话了。

    朱长青站在小区门口,打了十来分钟的电话,对方不是正在通话中,就是暂时无法接通 ,总而言之,打电话询问这条路是走不通了。

    无奈之下,朱长青只能打车了,每停下一辆出租车,都都问一下司机,知不知道这个酒店在哪!

    一直打了十二来辆出租车,没有一个司机知道这个地方。

    终于,第十三辆出租车停了下来,司机声称知道这个地方。

    朱长青上了出租车之后,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想要和司机说说话。

    可他几次要开口,都被司机那张阴沉、死板的面孔吓憋回去了。

    车开的越来越快,周围的天也渐渐的黑了,可让朱长青奇怪的是,天已经黑下来了,路灯却没有打开。

    并且,司机的车灯也没有打开,这是很危险的事情,晚上开车哪有不开车灯的啊,要是出现事故,那还了得!

    朱长青想要提醒司机一下,可他的口还没有张开,车就停了下来。

    “到了!下车!”

    司机的话说得很生硬,给人一种咬牙切齿的感觉。

    “多少钱啊?”

    朱长青下了车,趴在车窗上问道。

    他这句话刚说完,司机开车走了。

    不要钱?怎么回事?朱长青有些摸不着头脑。

    算了已经到地方了,派对也已经开始了,要是司机想要钱的话,一定会在这里等自己出来,大不了到时多给他点钱。

    朱长青走进那家酒店之后,发现一个服务生都没有,并且,吧台上也没有收银员,整个酒店显得空荡荡的。

    难道这是老同学特意安排的?

    怀着心中的疑惑,朱长青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搜寻。

    当他找到第十三个房间的时候,终于听到了里面有音乐和欢笑声。

    看来一定是在这里了,朱长青推来房间的门,走了进去。

    当他走进房间的时候,才发现,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带这面具。

    什么牛头马面、猪嘴獠牙、僵尸丧尸、黑白无常,什么样的面具都有,就他一个人没有戴面具。

    这些同学和朋友大部分都是好几年没有见面了,就算不带着面具,都不一定能认出来,何况现在都带着面具,朱长青是一个都认不出来。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还是先吃点东西吧!

    朱长青刚刚坐下,就有一个带着吊死鬼面具的人给他送来了一杯红酒。

    这个吊死鬼的面具做的可真像,还一条长舌头左摇右摆的,就像真的一样。

    朱长青拿过那杯红酒,喝了一口,感觉有点怪怪的,有点腥,有点黏牙。

    这种口味实在是太重了,他有点接受不了。

    还是吃个苹果吧。

    他从果盘里拿过来一个红苹果,放在嘴里咬了一口。

    出奇的是,一口苹果咬下去之后,居然没有听到“咔嚓”声,感觉就像生肉一样,咬不动不说,还有着一股极为强烈的腥臭味,比刚刚的红酒还要腥。

    他吃惊的看着手中的苹果。

    这……这哪里还是苹果,这是一颗心脏,一颗还在跳动的心脏啊!

    刚刚,他咬的牙印还在心脏上,而且,从他咬的牙印上,冒出一股股的鲜血,一直往外喷,喷了他一脸。

    朱长青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惊恐的看着周围的一切,一切都在发生着变化。

    果盘里的苹果变成了跳动的心脏,鸭梨变成了肝,香蕉变成了带屎的大肠……

    最让他感觉到恐怖的,就是那些带着面具的人。

    不,刚刚在他的眼里确实是面具,现在,看来,那些都是真实的。

    此刻,黑白无常拿着哭丧棒满屋子里捉着小鬼,那那些小鬼欢呼雀跃,左手拿着肝脏,右手拿着装满血液的酒杯,口里还叼着半截大肠。

    他们一边吃着,一边跳着,高兴的欢呼这,这里成为了他们的天堂。

    朱长青想离开这里,想离开这个惊悚的派对,想要回去。

    他悄悄的在地上爬,希望没有鬼能发现他,祈祷这自己能安全的离开。

    他满头大汗的爬到了房间门口,马上就要出去了。

    然而,一条红色的长舌头却缠在了他的脖子上,把他硬生生的拖了回来。

    朱长青吓坏了,他看到,所有的鬼都将目光集中在了他的身上,所有的鬼都对他张牙舞爪,都对他吐着长舌头。

    朱长青的的瞳孔在不断的扩大着,嘴角上吐出了两口绿色的液体。

    很明显,那是胆汁,他被活活的吓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