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理资讯网
 
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会

借命

2020-05-22 19:23:08  来源:大理资讯网

    命不能乱借,也不能乱借他人之命,除非你跟我下面所讲的故事有得一搏。

    在一个贫困的小村庄里经常发生一些离奇的闹剧。婉欣,一个乖巧懂事的女孩,她丝毫不对自己的家境而自卑。俗话说得好“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所以,婉欣自小起就很懂事,为家里付出了不少,她早早就辍学在外工作,只希望尽自己所能让父母过上好日子。

    但好景不长,婉欣虽然家境不是很好,但人长得倒是亭亭立丽,出落得很是美丽,所以街坊都很喜欢她。自然看上她的混混也不下其数。当晚,她还是跟往常一样,收拾好包裹就下班了,然后戴上耳机回家了,她轻轻的哼着小曲走在回家了路上,路上阴风阵阵,小脸被风吹的惨白惨白的。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

    在之前,就有一路混混看上婉欣了,他们商量好要在婉欣回家的路上伺机而动逮住她,然后自一下,他们早早就埋伏在了附近。当婉欣走到第2个巷子的时候,有2个人从后面拿布捂住了她的嘴,然后将昏迷的她塞进了一辆车里扬长而去了。当婉欣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衣衫不整的躺在钢架床上,下面涌上来阵阵疼痛,让她很是难受,当她看到床上那一滩血迹的时候她知道了,自己的第一次没了,被几个畜生活活糟蹋了。她停止了哭泣,将被单撕成三尺,一抛,上吊自杀了。当那些混混回来的时候,只见婉欣的舌头拖得很长,乌黑的头发凌乱的披在背后,发丝挡住了她的脸,惨白的月光射在了她的身上。这时,谁都没注意到,在发丝背后的那张脸开始蠕动,嘴角绽放了一丝诡异的笑容。“大哥,这妞……怎么处理?”有一个长得贼眉鼠眼的人颤颤巍巍的问道。“老办法。”黑脸疤说完便转身离开了。剩下的3个人开始处理尸体了,当他们正准备把婉欣弄下来的时候,突然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很爽是吗?损我贞洁,还命来!”随后,一个白衣女子飘在了那3个混混的头顶,手开始便长,将他们捆绑在手里,开始使劲,使劲。漆黑的夜只听见男人的咆哮。黑脸疤闻声赶来,却还是晚了一步,那三人已被活活勒死,双眼圆凳,肚子被刨开,五脏六腑,肠子都露在外面,浓浓的血腥味让人想呕吐,他们咎由自取,还死不瞑目啊。至于黑脸疤,后来好像是疯了,嘴里还不停嚷嚷:“我错了,是我不对,求你放过我吧!”

    婉欣并没有投胎转世,只因她这世还有两位牵挂的人。她的魂就飘在外面,她飘啊飘,最终还是飘回了自己的家里,她看见了久违的父母,但她无论怎样呼喊,都于事无补,她的身体也只是硬生生的穿过他们。她是鬼啊,常人怎么能看见鬼呢。她飘到了一个道行很深的道士的住处,将自己的事情全部叙述给了那个道士听,并恳求道士可以帮帮自己,让自己还阳好去照顾他们。但道士却很遗憾的摇摇头道:“姑娘,不是贫道不帮你,而是,你命中本有此劫,你阳寿已尽,不过,虽然无法还阳,但可以借命!”道士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女鬼,更是惋惜了,多好的一个姑娘,诶……“借命?”婉欣一下来了希望。“是的,不知姑娘怎么看?”“那就劳烦道长了!”婉欣说完道士就完成了阵法。

    她来到了家门口,手触到了门,她知道,那个好心道士成功了。“爸妈,我回来了。”婉欣强忍住泪水,泪模糊了眼前的景象,只有两个身形模糊的老人出来了,婉欣紧紧抱住了他们,他们也回佣住婉欣,并道:“回来了,回来了就好。”婉欣这些天一直在为两位老人打理晚年的事。当她看到自己的身形越来越淡了的时候,不能见阳光了的时候,她知道,自己的大限已到。可她怎么舍得那两个让自己牵挂的人呢,她该走了。当晚,婉欣给父母写了一封信,在信中,她并没有提自己已经走了,只是说自己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短期内是不会回来了,希望二老照顾好自己。

    婉欣不知道,道士为了帮她借命,是搭上了自己的道行才借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