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理资讯网
 
您的位置:首页 > 范文论文

小品剧本;拧天转与骂破天

2020-05-22 19:14:19  来源:大理资讯网

    小品剧本;拧天转与骂破天

    (剧幕拉开)

    (甲坐在办公桌前一阵电话铃声,甲接起电话)

    甲:喂,你好!我是镇司法所调解中心,请问您是那里?奥、奥、奥,你是王主任啊!您有什么事吗?奥、奥、奥,您仔细介绍一下,奥、奥、奥!一个是王老汉,一个是李寡妇。奥,奥、奥,我明白了,好吧,我给她们调解一下。她们来了吗?奥,奥、奥,好!我等着,再见。(放下电话,走到前台):司法所、司法所,教育普法加“灭火”!依法行政我建议,依法治理我跟着;依靠乡镇党政府,人民调解也有我。这不,王家庄有了民事纠纷,王老汉和李寡妇为了“树木遮阴”起了战火!这个说,大树的树荫给他造成了经济损失;那个说,有本事你去找太阳,别叫它东边升来西边落!这个说,遮阴的树木要砍掉;那个说,破坏植树造林没理说。这两方公说公来婆说婆,谁也不肯让尺窝!村里的“调委”说不下,打发她们来找我。这是典型的相邻关系纠纷!我就以案说法,解决她们的矛盾,平息她们的战火!

    乙、丙同上(二人相互指点着争吵)

    乙:伟大领袖毛主席早就教导我们说:“植树造林,绿化祖国!”我在我的地里栽树你管不着!

    丙:给我造成损失你还有理了?有本事你到司法所里也这样说!

    乙:就是见了胡主席、温总理也不会说是我的错!

    丙:法律有规定,给我造成损失你就得赔偿!

    乙:叫我赔偿?夏天的日头、冬天的雪,使你一会冷来、一会热!你有本事找它们赔偿去。

    丙:我可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咱到司法所说理去。

    乙:就是到“万国会”说理我也不怕!

    丙:那咱就看看,看有没有人治住你这老“榆木疙瘩”。

    乙:你敢骂我?(挽袖子装出打人状)

    丙:(冲着甲喊)打人啦!救命啊!

    甲:(甲走上前)哎、哎、哎!都住手!不许打人!

    乙:(把高举的右手放在头上做出挠头的样子)说:您看看,您看看!您可得给我做证件,我挠挠头她就想诬赖我。泼妇!

    丙:这个“老不死”想打我,您可是看见了!

    甲:都少说两句吧!你们两个就是王家庄来的吧?你们的王主任刚才给我打电话啦;你们两个都坐下,有事好好说!乡里乡亲的,不要出口伤人。既然是来找我搞民事调解的,就要遵守人民调解的纪律,不许吵,也不许闹;说话要文明,不要进行人身攻击!有事慢慢地说,一个一个的说;一方在说话的时候,另一方不得插言,要等对方把话说完!听明白了吗?

    乙:(掏出香烟抽出一支递到甲面前)说:您就是张所长吧?您的大名我可是听说过,那真是“如雷贯耳”、“皓月当空”!人们都说,你是“日能断阳,夜能审阴!”简直是比那包公都神!

    甲:(尴尬地笑着,用手推回乙递烟的手)说:大叔,我不会!我可没有您说的那么神!您坐。

    乙:(不好意思的收回递烟的手,坐在甲的右首)说:奥,奥!我坐、我坐!

    丙:(冲着乙哼了一声,笑盈盈地拿起水瓶给甲倒水)说:张所长啊,我早就听说过您!我那在县里上班的女婿说,还和您一块喝过酒那。

    甲:(尴尬地阻止丙倒水)说:奥,大婶、大婶,我自己来,自己来!您坐,您坐!

    (丙不高兴地放下水瓶,坐在甲的左侧哼了一声,扭过脸去)

    甲:(坐下)说:大叔、大婶,我们调解组织的调解原则就是,公证、公平、自愿、公开!我处理你们的事情一定会不偏不向,按法办事。我愿意接受大家的监督!这样吧,就先让大婶说说为什么发生纠纷。

    丙:(站起来走到台前)说:好,我说!改革开放三十年,农民生活翻了番;家家都有承包地,粮食产量都过千;党的政策就是好,可总有坏人来捣乱;地边上栽上参天树,把俺的庄稼遮个严!人家的庄稼绿油油,俺的庄稼黄奄奄;人家的产量一千五,俺家的产量不过千!俺要求他把树砍掉,他却说俺,吃的河水——管的宽!俺到村委去理论,他骂俺,母鸡打鸣——想翻天!俺说树木遮阴又挡风,他却说,你有本事叫那日头从北面升起落南天!这老不死的自私不讲理,简直是,秃子打伞——无法(发)无天。

    乙:(站起)张所长您都听见了,这泼妇胡说八道、满嘴脏言!她说的话您可不要信啊。

    甲:都坐下!我再说一遍,说话要注意语言,不能出口伤人。

    乙:张所长啊,您说也没用!这泼妇有个外号,叫“骂破天”!全村人谁不知道啊?老鼠腚里插鸡毛——就不是什么好鸟!

    丙:你个老不死的外号好,叫“拧天转”!全村人没人不说你,“拨浪鼓”没有把——简直就不是个玩意!

    乙:你夜壶装酒——不是个家伙!

    丙:你“麻扎子”不栓绳——不是个物!

    乙:你“……”

    甲:(双手连摆阻止样)停、停、停、停!

    (乙、丙愤愤地坐下,大喘气)

    甲:都这么大岁数了,说话不文明!难听不难听啊?你们是来解决问题的啊,还是来骂街的?好了,都歇歇气,不许再说难听的了。李大婶说完了,王大叔你再说说。

    乙:(站起来走到台前)说:要说俺的树,栽了七八年!总数才五棵,也没高过天;他家种的地,这才四五年!她种地在俺后,俺栽树在她前!树有树荫凉,她也把光沾;晴天避日头,阴天当雨伞!多年都过去,从不谢谢俺!有光他占尽,却叫俺把树砍!您说俺心寒不心寒,您说俺心寒不心寒。

    甲:奥,我听明白了。王大叔地头上栽了五棵树,已经有七八年的时间了!栽树时与李大婶还不是地邻;李大婶种这块地四五年,因为树木遮阴,要求王大叔把树砍掉;王大叔不干,所以发生纠纷!是不是这样啊?

    乙:张所长啊,您可真是钢锥子攮屁股——一针见血啊!就是这个事。

    丙:张所长啊,我看您就是漫天的星星眨眼——好青(晴)天啊!您说的不错。

    甲:好了、好了,你们就不要夸奖我了!还是听我给你们说说吧。邻里之间,要把心放宽;互帮互助才能促发展!远亲不如,近邻好;世世代代,心相连;为点小事,不要撕破脸;好说好谈,啥事都好办。平常多来往,有难大家担;千年的乡亲,邻居好万年!要想团结好,互相要担待;互敬互让才能有笑脸。

    乙:张所长啊,你说的太对了!三十年前,村里分地单干;她家没了男人,孩子又小;还不是我,帮他收、帮她种;帮她浇地、帮她打场。那时候,她见到我是左一个“大哥”,右一个“他大爷”的,可上心啦!现在她日子过好了,把我的好处都忘了!“大哥”也变成了“老不死”了;“他大爷”也成了“拧天转”啦!真让我的心啊,(豫剧朝阳沟栓宝唱腔)比那冰棍还凉啊!

    丙:(擦泪)说:他大爷,你过去对俺娘俩的恩情俺没有忘!你那女儿出嫁,俺帮你做被子、套褥子;您哪儿子娶媳妇,我是跑里跑外、做饭洗碗,俺那里对不住你了?就说这五棵树吧,俺知道是你的树,这四五年来俺从没有说过,就是等着小树成材,怕你有损失!现在小树长大啦,大树成材啦,你还是不刨了它!给你说说吧,你张嘴就骂!俺的那个心啊,就别提有多么(京剧叫板腔)苦,啊!

    甲:王大叔啊,我国的法律有规定啊!按照《物权法》,您的树影响了李大婶的庄稼的生长,造成了一定的损失;你就应该排除妨碍、赔偿损失,您还是把树刨了吧!

    乙:(擦泪)说:张所长啊,既然法律有规定,俺听你的!(转身对李寡妇)她婶子啊,是我错了!我不该不考虑你的利益,让树遮了你这么多年的阴,给你造成损失!即然法律有规定,我听张所长的,我这就把树刨了!他婶子你说,你要多少赔偿?我赔!

    丙:大哥算了吧,我也错了!我不应该为了这几棵树伤害了我们两家多年来建立的好关系!那树你要是不愿意刨,就叫它长着吧!我也好晴天乘凉,雨天当伞。

    (甲趴在桌子上写文书)本文转自http://

    乙:大妹子,别说了,这树我坚决刨掉!

    甲:(手里拿着文书走上前来)说:王大叔、李大婶,我给你们写好了“调解协议书”!你们听听,看同意不?王大叔在三天之内把地头上的五棵树木刨掉;李大婶放弃经济赔偿的要求;双方对此事不再追究。

    乙:同意,同意!

    丙:同意,同意!

    甲:那好,请你们签字!

    (乙、丙走到桌子前签字)

    甲:(走到台前)说:这真是,大风吹的乌云散,

    丙:(走到台前)说:法律教育了“拧天转”;

    乙:(走到台前)说:“骂破天”变成好妹子,

    甲、丙:(同说)共建和谐同发展。

    甲、乙、丙:(鞠躬)同下。

    剧本原载于咖啡吧剧本网:http:///Article/gxsp/33871.html

    (剧幕拉开)

    (甲坐在办公桌前一阵电话铃声,甲接起电话)

    甲:喂,你好!我是镇司法所调解中心,请问您是那里?奥、奥、奥,你是王主任啊!您有什么事吗?奥、奥、奥,您仔细介绍一下,奥、奥、奥!一个是王老汉,一个是李寡妇。奥,奥、奥,我明白了,好吧,我给她们调解一下。她们来了吗?奥,奥、奥,好!我等着,再见。(放下电话,走到前台):司法所、司法所,教育普法加“灭火”!依法行政我建议,依法治理我跟着;依靠乡镇党政府,人民调解也有我。这不,王家庄有了民事纠纷,王老汉和李寡妇为了“树木遮阴”起了战火!这个说,大树的树荫给他造成了经济损失;那个说,有本事你去找太阳,别叫它东边升来西边落!这个说,遮阴的树木要砍掉;那个说,破坏植树造林没理说。这两方公说公来婆说婆,谁也不肯让尺窝!村里的“调委”说不下,打发她们来找我。这是典型的相邻关系纠纷!我就以案说法,解决她们的矛盾,平息她们的战火!

    乙、丙同上(二人相互指点着争吵)

    乙:伟大领袖毛主席早就教导我们说:“植树造林,绿化祖国!”我在我的地里栽树你管不着!

    丙:给我造成损失你还有理了?有本事你到司法所里也这样说!

    乙:就是见了胡主席、温总理也不会说是我的错!

    丙:法律有规定,给我造成损失你就得赔偿!

    乙:叫我赔偿?夏天的日头、冬天的雪,使你一会冷来、一会热!你有本事找它们赔偿去。

    丙:我可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咱到司法所说理去。

    乙:就是到“万国会”说理我也不怕!

    丙:那咱就看看,看有没有人治住你这老“榆木疙瘩”。

    乙:你敢骂我?(挽袖子装出打人状)

    丙:(冲着甲喊)打人啦!救命啊!

    甲:(甲走上前)哎、哎、哎!都住手!不许打人!

    乙:(把高举的右手放在头上做出挠头的样子)说:您看看,您看看!您可得给我做证件,我挠挠头她就想诬赖我。泼妇!

    丙:这个“老不死”想打我,您可是看见了!

    甲:都少说两句吧!你们两个就是王家庄来的吧?你们的王主任刚才给我打电话啦;你们两个都坐下,有事好好说!乡里乡亲的,不要出口伤人。既然是来找我搞民事调解的,就要遵守人民调解的纪律,不许吵,也不许闹;说话要文明,不要进行人身攻击!有事慢慢地说,一个一个的说;一方在说话的时候,另一方不得插言,要等对方把话说完!听明白了吗?

    乙:(掏出香烟抽出一支递到甲面前)说:您就是张所长吧?您的大名我可是听说过,那真是“如雷贯耳”、“皓月当空”!人们都说,你是“日能断阳,夜能审阴!”简直是比那包公都神!

    甲:(尴尬地笑着,用手推回乙递烟的手)说:大叔,我不会!我可没有您说的那么神!您坐。

    乙:(不好意思的收回递烟的手,坐在甲的右首)说:奥,奥!我坐、我坐!

    丙:(冲着乙哼了一声,笑盈盈地拿起水瓶给甲倒水)说:张所长啊,我早就听说过您!我那在县里上班的女婿说,还和您一块喝过酒那。

    甲:(尴尬地阻止丙倒水)说:奥,大婶、大婶,我自己来,自己来!您坐,您坐!

    (丙不高兴地放下水瓶,坐在甲的左侧哼了一声,扭过脸去)

    甲:(坐下)说:大叔、大婶,我们调解组织的调解原则就是,公证、公平、自愿、公开!我处理你们的事情一定会不偏不向,按法办事。我愿意接受大家的监督!这样吧,就先让大婶说说为什么发生纠纷。

    丙:(站起来走到台前)说:好,我说!改革开放三十年,农民生活翻了番;家家都有承包地,粮食产量都过千;党的政策就是好,可总有坏人来捣乱;地边上栽上参天树,把俺的庄稼遮个严!人家的庄稼绿油油,俺的庄稼黄奄奄;人家的产量一千五,俺家的产量不过千!俺要求他把树砍掉,他却说俺,吃的河水——管的宽!俺到村委去理论,他骂俺,母鸡打鸣——想翻天!俺说树木遮阴又挡风,他却说,你有本事叫那日头从北面升起落南天!这老不死的自私不讲理,简直是,秃子打伞——无法(发)无天。

    乙:(站起)张所长您都听见了,这泼妇胡说八道、满嘴脏言!她说的话您可不要信啊。

    甲:#from 本文来自九象www.9xwang.com,全国最大的免费范文网 end#都坐下!我再说一遍,说话要注意语言,不能出口伤人。

    乙:张所长啊,您说也没用!这泼妇有个外号,叫“骂破天”!全村人谁不知道啊?老鼠腚里插鸡毛——就不是什么好鸟!

    丙:你个老不死的外号好,叫“拧天转”!全村人没人不说你,“拨浪鼓”没有把——简直就不是个玩意!

    乙:你夜壶装酒——不是个家伙!

    丙:你“麻扎子”不栓绳——不是个物!

    乙:你“……”

    甲:(双手连摆阻止样)停、停、停、停!

    (乙、丙愤愤地坐下,大喘气)

    甲:都这么大岁数了,说话不文明!难听不难听啊?你们是来解决问题的啊,还是来骂街的?好了,都歇歇气,不许再说难听的了。李大婶说完了,王大叔你再说说。

    乙:(站起来走到台前)说:要说俺的树,栽了七八年!总数才五棵,也没高过天;他家种的地,这才四五年!她种地在俺后,俺栽树在她前!树有树荫凉,她也把光沾;晴天避日头,阴天当雨伞!多年都过去,从不谢谢俺!有光他占尽,却叫俺把树砍!您说俺心寒不心寒,您说俺心寒不心寒。

    甲:奥,我听明白了。王大叔地头上栽了五棵树,已经有七八年的时间了!栽树时与李大婶还不是地邻;李大婶种这块地四五年,因为树木遮阴,要求王大叔把树砍掉;王大叔不干,所以发生纠纷!是不是这样啊?

    乙:张所长啊,您可真是钢锥子攮屁股——一针见血啊!就是这个事。

    丙:张所长啊,我看您就是漫天的星星眨眼——好青(晴)天啊!您说的不错。

    甲:好了、好了,你们就不要夸奖我了!还是听我给你们说说吧。邻里之间,要把心放宽;互帮互助才能促发展!远亲不如,近邻好;世世代代,心相连;为点小事,不要撕破脸;好说好谈,啥事都好办。平常多来往,有难大家担;千年的乡亲,邻居好万年!要想团结好,互相要担待;互敬互让才能有笑脸。

    乙:张所长啊,你说的太对了!三十年前,村里分地单干;她家没了男人,孩子又小;还不是我,帮他收、帮她种;帮她浇地、帮她打场。那时候,她见到我是左一个“大哥”,右一个“他大爷”的,可上心啦!现在她日子过好了,把我的好处都忘了!“大哥”也变成了“老不死”了;“他大爷”也成了“拧天转”啦!真让我的心啊,(豫剧朝阳沟栓宝唱腔)比那冰棍还凉啊!

    丙:(擦泪)说:他大爷,你过去对俺娘俩的恩情俺没有忘!你那女儿出嫁,俺帮你做被子、套褥子;您哪儿子娶媳妇,我是跑里跑外、做饭洗碗,俺那里对不住你了?就说这五棵树吧,俺知道是你的树,这四五年来俺从没有说过,就是等着小树成材,怕你有损失!现在小树长大啦,大树成材啦,你还是不刨了它!给你说说吧,你张嘴就骂!俺的那个心啊,就别提有多么(京剧叫板腔)苦,啊!

    甲:王大叔啊,我国的法律有规定啊!按照《物权法》,您的树影响了李大婶的庄稼的生长,造成了一定的损失;你就应该排除妨碍、赔偿损失,您还是把树刨了吧!

    乙:(擦泪)说:张所长啊,既然法律有规定,俺听你的!(转身对李寡妇)她婶子啊,是我错了!我不该不考虑你的利益,让树遮了你这么多年的阴,给你造成损失!即然法律有规定,我听张所长的,我这就把树刨了!他婶子你说,你要多少赔偿?我赔!

    丙:大哥算了吧,我也错了!我不应该为了这几棵树伤害了我们两家多年来建立的好关系!那树你要是不愿意刨,就叫它长着吧!我也好晴天乘凉,雨天当伞。

    (甲趴在桌子上写文书)本文转自http://

    乙:大妹子,别说了,这树我坚决刨掉!

    甲:(手里拿着文书走上前来)说:王大叔、李大婶,我给你们写好了“调解协议书”!你们听听,看同意不?王大叔在三天之内把地头上的五棵树木刨掉;李大婶放弃经济赔偿的要求;双方对此事不再追究。

    乙:同意,同意!

    丙:同意,同意!

    甲:那好,请你们签字!

    (乙、丙走到桌子前签字)

    甲:(走到台前)说:这真是,大风吹的乌云散,

    丙:(走到台前)说:法律教育了“拧天转”;

    乙:(走到台前)说:“骂破天”变成好妹子,

    甲、丙:(同说)共建和谐同发展。

    甲、乙、丙:(鞠躬)同下。

    剧本原载于咖啡吧剧本网:http:///Article/gxsp/33871.html

    ;拧天转与骂破天

    (剧幕拉开)

    (甲坐在办公桌前一阵电话铃声,甲接起电话)

    甲:喂,你好!我是镇司法所调解中心,请问您是那里?奥、奥、奥,你是王主任啊!您有什么事吗?奥、奥、奥,您仔细介绍一下,奥、奥、奥!一个是王老汉,一个是李寡妇。奥,奥、奥,我明白了,好吧,我给她们调解一下。她们来了吗?奥,奥、奥,好!我等着,再见。(放下电话,走到前台):司法所、司法所,教育普法加“灭火”!依法行政我建议,依法治理我跟着;依靠乡镇党政府,人民调解也有我。这不,王家庄有了民事纠纷,王老汉和李寡妇为了“树木遮阴”起了战火!这个说,大树的树荫给他造成了经济损失;那个说,有本事你去找太阳,别叫它东边升来西边落!这个说,遮阴的树木要砍掉;那个说,破坏植树造林没理说。这两方公说公来婆说婆,谁也不肯让尺窝!村里的“调委”说不下,打发她们来找我。这是典型的相邻关系纠纷!我就以案说法,解决她们的矛盾,平息她们的战火!

    乙、丙同上(二人相互指点着争吵)

    乙:伟大领袖毛主席早就教导我们说:“植树造林,绿化祖国!”我在我的地里栽树你管不着!

    丙:给我造成损失你还有理了?有本事你到司法所里也这样说!

    乙:就是见了胡主席、温总理也不会说是我的错!

    丙:法律有规定,给我造成损失你就得赔偿!

    乙:叫我赔偿?夏天的日头、冬天的雪,使你一会冷来、一会热!你有本事找它们赔偿去。

    丙:我可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咱到司法所说理去。

    乙:就是到“万国会”说理我也不怕!

    丙:那咱就看看,看有没有人治住你这老“榆木疙瘩”。

    乙:你敢骂我?(挽袖子装出打人状)

    丙:(冲着甲喊)打人啦!救命啊!

    甲:(甲走上前)哎、哎、哎!都住手!不许打人!

    乙:(把高举的右手放在头上做出挠头的样子)说:您看看,您看看!您可得给我做证件,我挠挠头她就想诬赖我。泼妇!

    丙:这个“老不死”想打我,您可是看见了!

    甲:都少说两句吧!你们两个就是王家庄来的吧?你们的王主任刚才给我打电话啦;你们两个都坐下,有事好好说!乡里乡亲的,不要出口伤人。既然是来找我搞民事调解的,就要遵守人民调解的纪律,不许吵,也不许闹;说话要文明,不要进行人身攻击!有事慢慢地说,一个一个的说;一方在说话的时候,另一方不得插言,要等对方把话说完!听明白了吗?

    乙:(掏出香烟抽出一支递到甲面前)说:您就是张所长吧?您的大名我可是听说过,那真是“如雷贯耳”、“皓月当空”!人们都说,你是“日能断阳,夜能审阴!”简直是比那包公都神!

    甲:(尴尬地笑着,用手推回乙递烟的手)说:大叔,我不会!我可没有您说的那么神!您坐。

    乙:(不好意思的收回递烟的手,坐在甲的右首)说:奥,奥!我坐、我坐!

    丙:(冲着乙哼了一声,笑盈盈地拿起水瓶给甲倒水)说:张所长啊,我早就听说过您!我那在县里上班的女婿说,还和您一块喝过酒那。

    甲:(尴尬地阻止丙倒水)说:奥,大婶、大婶,我自己来,自己来!您坐,您坐!

    (丙不高兴地放下水瓶,坐在甲的左侧哼了一声,扭过脸去)

    甲:(坐下)说:大叔、大婶,我们调解组织的调解原则就是,公证、公平、自愿、公开!我处理你们的事情一定会不偏不向,按法办事。我愿意接受大家的监督!这样吧,就先让大婶说说为什么发生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