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州资讯网
 
您的位置:首页 > 戏剧歌舞

王春梅:选择梨园终生无悔

2020-09-14 11:25:33  来源:九州资讯网
    王春梅《相府梦》剧照

    艺术家的成长和庄稼、树木的成长一样,离不开天时、地利和运思。太原市晋剧艺术研究院一级演员王春梅女士,作为在省内外频频得奖的戏曲艺术家,一路走来,就是在这种境况下茁壮成长起来的。

    1984年,太原市文化艺术学校招收一批有舞台经验的学员,定向为太原市戏剧院团输送人才。经层层选拔,王春梅位列其中。三年的刻苦学习训练,她以优异成绩毕业,得以顺利进入太原市晋剧艺术研究院至今。一个少年时历练丰富的演出实践,青年时加强系统规范学习,正当年时进入市属专业戏曲舞台大显身手,其优秀和成功,从她的成长经历就可见一斑。

    不仅如此,一个艺术家的成长和她的先天条件亦必不可分。我们知道表演专业的招生条件,基本上把握四个标准:好形象、好线条、好嗓子和好脑瓜。王春梅完全具备了这几点,加上她的刻苦训练,勤奋钻研,至今能成长为参天艺术之树,就是情理之中的事了。更何况,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王春梅与太原市的梨园世家之子武凌云结为伉俪,便如鱼得水,如虎添翼。武凌云先生是一级演员,梅花奖获得者。他长期扮演关公形象,并不断搜集关公的艺术造像和民间故事,进而刻苦探寻关公的思想境界和表演招式,在去年太原市实验晋剧团排演的大型历史新创剧目《关公》中扮演关公,出神入化,一炮走红,被业内称为“活关公”。而他的父亲武忠、母亲阎慧珍也都是一级演员,是载入太原市晋剧艺术研究院文化史册的“六大员”,老俩口堪称晋剧泰斗。在这样的梨园世家,耳提面命、相互切磋、濡染浸润近三十年,王春梅不出类拔萃、芝麻开放,就对不起这块肥沃的土地和时雨春风了。

    左起白燕升,武忠、阎慧珍、王春梅、武凌云

    王春梅主工小旦、闺门旦,师承晋剧名家薛林花。她巧妙融合小旦、闺门旦为一体,扮相秀丽俊俏,唱腔圆润甜美,表演声情并茂,舞台风格张弛有度,于矜骄中含羞涩,抱怨中伴深情,泼辣中见温顺,嘲讽中附幽默。随着年龄的增长,对人生的体悟,她又积极拓展着自己的艺术追求。她不仅传承着晋剧唱腔的特色,还不断吸收蒲剧、豫剧,甚至越剧、黄梅戏的优点;她不仅创新小旦、闺门旦的表演,而且还向大青衣角色迈进;她不仅在唱腔声色上形成了个人独有的风格,而且还不断增强了声腔的思想性和文化韵味。在《相府梦》中,王春梅扮演的金凤,是相府的千金小姐,性格泼辣大方,敢爱敢恨。在寻找表兄的唱腔里,王春梅先将原作唱腔改为无伴奏干唱:“咒一声地,怨一声天,是何人留下个女想男”,并复唱两遍,增强对风流倜傥表哥热烈渴望的表达。紧接着用晋剧“十三嘿”唱腔和三花腔唱腔演唱,并辅之以扇遮面的动作,表现封建女子温良贤淑的形象。但金凤就是金凤,她的个性是:“烦起事,祖宗牌位敢砸烂;烦起来,骂了婆子打丫环”。在“春天里我想把双飞燕窝端……到秋天我要把并蒂莲花剜……”,“说什么羞,顾什么惭,谁家的猫儿不腥膻。我不求月老牵红线,自己的梦儿要自己圆”。在这些唱段里,她扮演的金凤,在优美的晋剧曲牌鼓点中,纤腰微摆,小脚轻抬,踢门打窗,将一个性格鲜明、敢爱敢恨,有着活泼的青春生命力的少女展现在观众面前。正如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李少春先生所说:“角色没有变,但演员会变,他的思想认识不可能长期停留在一点上,她提高了、发展了,对角色会有新的认识,那么,她可掌握的扮演同一角色的技术和分寸,也必然会随之有所新的发展与新的变化”。正因为王春梅在长期的艺术砺炼中,加之,她成年之后又恶补文化课,系统学习了三年的戏曲文学,所以在人物的塑造上完全摆脱了照本宣科的现象,注重思想刻度,着重心理刻画,始终把握了一种不温不火,不露不白,恰到好处的表演分寸。因此,2007年,在参加中国剧协、河南省委宣传部、河南电视台共同主办的“擂响中国《梨园春》全国专业戏曲演员大赛”上,一举夺得金牌,成为全年总冠军,并获得20万奖金和一辆小轿车。

    对于戏曲演员来说,能在舞台上创造一个新的艺术形象则是莫大的成功。2017年,太原市实验晋剧团,排演了晋剧《高君宇与石评梅》。这是一出新编革命历史剧目,王春梅饰演石评梅。如何把一位山西籍的追求进步倾向革命的民国淑媛、知识女性,搬上戏曲舞台,这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们知道写意的戏剧不同于写实的电影和电视剧;传统的戏曲不同于泊来的话剧和歌舞剧。戏曲剧目,无论是故事情节的推进,还是人物形象的塑造,都是靠唱念做打舞和手眼身法步来表现。而石评梅是一位近代名人,如何塑造的完美,把握的准确,确实是一件“差之毫厘,失之千里”的难事。但是在排练的过程中,在导演的指导下,王春梅凭借着在舞台上几十年摔打的功夫,在漫漫人生路上的体悟,无论是在扮相上,还是在人物塑造上,都传神地表现出了“这一个”。尤其是在唱腔上有了更大的提升和创新。特别是最后一场《墓畔哀歌》,成为她的经典保留唱段。这一场戏,主要是石评梅对高君宇的追悼和怀念,整场戏都笼罩在一种悲情中。这种悲,不只是悲伤和悲恸,而是对红色恋人的追寻,是由自由主义向战士的转变,也是对中国革命的向往。因而这一折唱腔的声色具有了一些哲学意味,更具有了文化内涵,使悲情不再是一种情绪,而是成为了王春梅所扮演的石评梅的人生观。进而使悲情转化为悲壮。正是凭借着她炉火纯青的表演,出神入化的人物塑造和沉甸甸的唱腔,今年在西安参加的《擂响中华》第二季全国戏曲群英汇中,荣获“巅峰大奖”。正因为如此,王春梅说,《高君宇与石评梅》是“上天给我迟到的爱”。她表示:此生无悔,幸遇“高石”;无问西东,只演评梅。

    王春梅《高君宇与石评梅》剧照

    今年似乎是王春梅的艺术成就丰收年。得奖是一个重要标志,而专场艺术展演则是一个完整的艺术回顾。7月19日,王春梅戏迷见面会在太原煤炭交易中心展演,现场掌声、喝彩声络绎不绝,场面十分火热,并且受到专家学者尘埃落定的好评。事隔两个月,又参加了“2019年中国——东盟(南宁)戏剧周”艺术家王春梅专场演出。如果说在太原的戏迷见面会是一次练兵预演,那么在南宁的专场演出则是实战和阵地争夺。中国——东盟(南宁)戏剧周,是在中国文化和旅游部指导下,由广西壮族自治区文化旅游厅主办,有10个东盟国家和中国的几十个院团参加演出。因为有临战的经险,王春梅的专场节目准备的也很充分,六个片段,六个人物,六个旦角的不同类型,全面地表现了王春梅从艺以来代表剧目的精彩片段。虽然是在广西这个晋剧的盲区,虽然是在大多数是年轻人的千人大剧场,王春梅的表演依然得到预想不到的效果。此起彼伏的掌声,发自肺腑的贺彩,谢幕时抱不动的鲜花,文明的进退场,俨然是在北京、上海给专家学者和戏迷如云的专场演出,给“2019年中国——东盟(南宁)戏剧周”画上圆满的句号。同时,也使晋剧以及王春梅本人的演出,在异域他乡受到一次严格而成功的检验。当然,王春梅本人也荣幸地得到组委会“朱瑾花·杰出演员奖”的嘉许。

    她把全部精力投入在梨园里悉心耕耘,默默砥砺,独自绽放,把清香洒满山西、内蒙、河北、陕北等晋剧所流布的地方,成天奔波在农村、街道、军营、工厂、学校,广泛传播传统文化和晋剧艺术。她还积极参加慰问、联欢和义演的公益活动。正如她说,此生注定付与戏曲舞台,选择梨园终生无悔。


    培训机构如何运营 https://www.xiaobaoonline.com/academ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