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理资讯网
 
您的位置:首页 > 戏剧歌舞

观《怪谈》有感:小剧场舞蹈的有益探索

2020-05-20 19:49:23  来源:大理资讯网
    看赵梁的新作《怪谈》,感觉很有意思。而赵梁从作品中透露出的逼人才气,更是令人不觉倒吸一口凉气!结合他在不久前推出的另一部获得极佳口碑的小剧场作品——《镜花潭》,让人不觉嗅到这样一个气息:一个正在崛起的赵梁,正在快速向我们走来。

      《怪谈》显然是赵梁的艺术宣言,他在这个作品中表现出来的在思想深度和艺术探索上的操控驾驭能力,让我们惊喜于舞蹈界又多了一位优秀的编导。

      《怪谈》是一部小剧场作品,充盈于其间的探索性是显而易见的。这种探索性,可谓是这种从国外传来的所谓小剧场艺术与生俱来的本质性特征。看今日,北京的小剧场艺术已蔚成风气,大量剧场硬件设施的出现,为京城艺术界的这一风尚潮流带来了极大的助推效力。虽说在这其中,话剧艺术是主流,并已经培养起一个拥有固定数量的观众群体,但与繁荣而热闹的小剧场话剧相比,小剧场舞蹈也在不断试水中异军突起,越来越多的舞人正在加入到这个行列中来。

    与“大剧场艺术”相比,小剧场艺术鲜明的探索意识和主张成为其鲜明的特色,其十分醒目的先锋意识和经常被视为另类的表达行为,也让它在观念和操作上与国际接轨。这对中国的艺术发展是一个良性推动和补充。同时,由于规模小、投入少,小剧场“船小好掉头”,更宜于在艺术上的实验,因此有更易操作的优势。因此,小剧场舞蹈的发展和进步理应引起学界的关注。

      根据观众的兴趣,小剧场作品的艺术倾向已经有了分化,或深具探索性,或娱乐大众,多元的格局正在形成。我个人仍然看重那些能够坚守艺术理想、勇于艺术探索的作品。在这里面,赵梁的努力显然是十分显眼的。

      在这部新作中,赵梁特别使用了戏剧演员来创就一种戏剧与舞蹈的跨界交融。在演后谈的环节中,有观众问他是否刻意在搞“舞蹈剧场”,对此,赵梁颇不以为然。在他看来,他的艺术结果更重要,他要用自己的方式来进行他纯个人的艺术言说。那么,赵梁通过《怪谈》都诉说了些什么?他又想凭借这种崭新而独特的身体言说方式告诉我们些什么呢

      作为一个舞蹈作品,《怪谈》拥有着较深的思想含义。它通过人、鬼、神三重层次探讨了围绕在我们正常人肉身周围的多重人生问题,透露出很强的存在主义哲学观。那些人世间的挣扎与幻想、那些普通人的七情与六欲、那些困扰着整个人类的惶惑与纠结,都让该作蒙上了一层较为浓厚的哲学意味。在呈现这些现象时,赵梁试图在努力地找寻答案,并在试着给出他自己的独立思索时,也让观众由衷地感受到他本人的精神世界。透过作品,我们看到了赵梁精神世界的丰满,体味到他思想的深度,更能感受到他在艺术上的追索是有高度、有深度的。

      一部优秀的艺术作品,从来都是内容与形式完美结合的产物,《怪谈》亦不例外。把三种意象完美地融在一个空间中,并达成一个有机的高度关联性,这对编导而言是个难度不小的挑战。在该作中,赵梁实验了采用戏剧演员展示声音语言与肢体语言相融合的独特表达方式,让并未接受过良好身体训练的戏剧演员用大量的动作并配合他们的有限台词来诠释表现任务。应该说,此举无论是对编者还是演者或是观者而言,都是富有新鲜感的,从而让这个艺术的过程从创造到观赏,都充满了无法预设的艺术效果。

      虽然是小剧场作品,但赵梁对艺求创作的任何一个环节都不马虎,他甚至居然使用现场音乐,这对于一个小剧场制作而言是多么的奢侈,当然此举自然是大大地提升了该作的艺术品位及其效果。此外,无论是服装的设计还是道具、舞台的设计和运用,无不体现出赵梁十分缜密的艺术思维。

    相关阅读: